首页 信仰教义 讲章精选
圣经(五)圣经与中国教会
2009-07-28 作者:汪维藩
A+
A-

(五)圣经与中国教会

  我们这个伟大民族,是个特别蒙上帝恩眷的民族,数千年悠久而又连绵不断的文化传统和民族经历,使中国教会对神的话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和领悟能力。例如,用“道”来翻译希腊文圣经的逻格斯(Logos约1:1等),恐怕不是某些其他语言所能比拟的。又如主耶稣所讲的浪子回头的比喻(路15:11— 32);上帝叫何西阿先知娶回那曾离弃他的妻子(何1:2,3:1)等等,若没有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人的伦理观念,是很难从中领会上帝之爱的深沉的。再如耶利米哀歌和诗篇137篇等等所反映出来的,对国破家亡,沦落异乡的忧伤与痛苦,也只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在近代历史中饱经同样灾难和厄运的弱小民族的教会,才能深刻领会,产生共鸣。

  三十多年前,中国教会曾被人为地分割为许多宗派。除历史因素、经济因素和人事因素外,各自过分地突出自己从圣经所得的亮光与领受,也是分门别类的主要原因之一。五十年代后期,中国教会之所以能够走上联合崇拜的道路,正是由于大家都接受“相信全部圣经是上帝的启示”这一信念。对某些具体经文的解释可能各不相同,但都相信全部圣经是出于神的启示,这正是中国教会能以联合,并继续走向合而为一的基础。中国教会将愈来愈高举圣经本身,而不是某宗某派对圣经的解释。也正由于多年的共同崇拜和共同事奉,中国教会对圣经的解释出现了一种相互交流和相互吸收的趋势。以耶和华藉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为例,我们既从灵性上解释为神的儿女蒙主救赎,脱离罪恶,又从社会意义上解释为神要拯救被压迫民族脱离奴役争取自由。

  对圣经的研究,包括考证、文字、背景、神学、灵性、伦理等许多方面。由于历史原因,中国教会在考证、文字、背景等方面,只能借助于西方教会的研究成果。但在灵性、伦理和神学方面的探索与发掘,中国教会则已经走过了一段自己的道路。我们只是求神继续带领中国教会,赐给中国教会更多新的亮光。中国教会也已逐步抛弃了那种对圣经的纯粹学术研究的态度和方法,而是把对圣经的研读同信徒个人的灵性实践、社会实践与历史实践相联系;在面对上帝的静谧之中,等候他藉圣经赐给我们的属灵生命的滋养,和照亮整个人生道路的脚前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