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服务 社服新闻
寒 冬 的 温 暖
2006-01-16 收藏 作者:黑龙江 董英武
A+
A-

  初冬的哈尔滨在11 月8日这天特别冷,虽然我经常来哈尔滨,但我从来都是下了火车就转向。由于分不清东西南北也就分不清刮的是什么风,寒风不知从什么方向吹来刮在脸上,浑身都凉透了。 和这天的天气一样,在远大商务大厦15楼内进行的生意也叫人心里发凉:激烈的讨价还价,价格的继续下跌,对方的不冷不热,长时间的沉默,无可奈何的生意! 刚走出这座商务大厦,那不知从什么方向吹来的寒风立刻把我全身打透,高耸的大楼,熙熙攘攘的行人,身处其中我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没有人注意到你的存在,大家都在奔忙。返程时间还早,我像一只迷航的小船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转,不知来自何方的风,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我伴着行色匆匆的人群。

  走着走着,当我觉得眼前行人很少了的时候,在前方我看到了“十字架”!我仔细一看,一幢深红色的欧式建筑静静地坐落在前面。我加快步伐走过去,只见门旁挂着牌子:“南岗基督教堂”,“文明宗教活动场所”。紫铜色的大门显得庄严而凝重,“有人吗?”“能进去吗?”我试着推了一下,门居然开了。一位60岁左右面目慈祥的老姊妹从值班室出来接待了我,和她交谈了一会儿我才知道今天是星期二大堂不开门,但副堂和二楼都有活动。隔着大堂门上的玻璃窗我看见里面讲台后上方高挂的十字架和“以马内利”四个大字,一种奇妙的安慰从心里发出:这里不只有冷冷的寒风,不只有林立的大厦,不只有为利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这里有慈祥的姊妹,这里有主的圣堂,这里有与人同在的救主!

  在老姊妹的指引下我来到副堂,一进门一位年纪50左右的姊妹就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告诉我说二楼今天下午1点30分有“以诺团契”,欢迎我去听一听。在这里我看到了像小书店一样的书刊组。一位姓龚的姊妹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向我介绍了许多属灵的书刊,经她的推荐,我买了全国两会出版的《荆棘中的玫瑰》等四本书。龚姊妹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专业,她可以较详细地给你介绍书架上任何一本图书。

  下午1点刚过我就到了二楼,弟兄姊妹也陆续进入堂内。我刚坐下拿出圣经,一阵轻声的啼哭从后面传来,只见一位年轻的女学生在电话里哭诉着什么。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信徒,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难处,但我从她的话里知道她是一位外语学院的学生。接下来发生的事叫我知道了她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寻着她低低的啼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姊妹轻轻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关切的神情,微微俯下的身体,虽然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但我可以看到年轻的学生擦掉了眼泪,并向老姊妹轻声诉说着,老姊妹频频点头并专注地听着。快要聚会的时候,她们悄悄地走了出去。也许去找牧师,也许去了别的房间,也许……我默默地感谢主:“主啊你爱她!”因我知道教会的姊妹们一定会安慰她帮助她,神必为她擦干眼泪。

  下午1点30分“以诺团契”正式开始,一位年纪在70 岁左右的老弟兄走上讲台,他清秀的脸上透着智慧和老练,他讲的是《创世记》中的几个第一。坐在那听着他熟练地引经据典的讲解,听着恰到好处的比喻,我觉得他不但是个弟兄,是个前辈,他更是个学者,在他的引导下我渐渐地走入了圣经,在那里神游,忘记了伤感忘记了寒风。

  一个半小时的讲课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我恋恋不舍地从二楼走下来,扶梯旁刚才那位曾接待过我的值班的姊妹正在轻声地给一位年轻的慕道友讲耶稣的救恩,看见我从二楼下来她微笑着向我示意,我向里面一看,原来一楼副堂一群弟兄姊妹正在排练歌舞。我悄悄走进去靠后排坐下,只见一位年近70的老弟兄正在指导舞蹈小组排练节目,主题曲是《主祷文》。随着悠扬而神圣的乐曲,十几个姊妹翩翩起舞,老弟兄更是时俯时唱时跳,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给大家示范指导。“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因为国度、权柄、 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夜色中我带着安慰,带着姊妹的祝福,带着无以言表的满足,更带着不舍的留恋,离开南岗教堂。马路的尽处我再一次回目那神圣的殿宇:她并不高大却突显着庄严,她并不豪华却充满温馨,这里是我忧伤时的安慰,是我疲惫时的港湾。久久地回望着她深红色的屋顶,眼泪涌出我双眼:你是沙仑的玫瑰!你是谷中的百合!虽然在荆棘丛中但你的芳香清馨依然!“主啊!我感谢你的盛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