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本会动态
《赞美诗(新编)补充本》将于明年出版
2008-12-19 收藏 来源:《天风》记者 约瑟
A+
A-

       自从《赞美诗(新编)》出版以来,已经印行超过1700万本。在这20多年的教会崇拜中,对中国教会的信徒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但随着教会的发展,400首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弟兄姊妹在敬拜中的需要。从2003年起,全国两会就计划出版一本适用于正式崇拜、能够满足信徒在崇拜中赞美神之需要的《赞美诗(新编)补充本》(下称《补充本》),很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也都在盼着它早日出版,但因种种原因一直未出版,何时才能见到这类诗集出版?目前有何进展?带着不少问题,笔者趁《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委员会会议在沪召开的机会,采访了负责这一事工的相关同工。


       问:听说全国两会在编《赞美诗(新编)补充本》,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出版呢?

       罗:在2003年9月的全国两会出版部和上一届圣乐委员会联席会议上,第一次提出并商议《补充本》的增补事宜。会中成立了《补充本》编辑委员会,并按照相关的规定开始征集、邀约稿件,也曾特别在《天风》上征集过创作稿件。2005年1月,全国两会召开了编辑委员会扩大会议,并设立两个编辑工作小组,分别负责对创作诗歌的甄选、歌词的修订、和声的修正和海外圣诗的编选、修译等工作。当时希望3年内能够完成此项事工。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已经为此专门开了多次会议,但却还没有完成,本届圣乐事工委员会已决定继续这项工作。
       众:《补充本》至今未能出版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工作量大。一方面,编译组要从海外圣诗中挑选出合适的诗歌,既要找一些已经翻译出来的,也要查阅大量的原文的诗歌;而且每首诗歌的最后确定选用至少经过初选、二选、三选。另一方面,自从发出要编辑《补充本》的消息后,大家都很关注这项事工,更有很多人踊跃投稿。这次的来稿数量很大,我们总计收到稿件2301件,其中每一份稿件都要从词的内容、韵律、和声等方面审稿,其工作量相当大。第二,人手不足。编辑委员会的同工大多是义工,不能全时间,实际上全时间工作的只有一位同工。而在此期间她还带诗班参加了2004年在香港以及2006年在美国的圣经事工展,也用去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第三,不仅看稿与审稿的工作量大,而且有些诗总体意思可取,但词、曲有不足之处,需要修改,每一个词与符点的修改都需要字斟句酌,并需要集体讨论,有的还要与原作者、译者商议。第四,我们所选海外的诗歌,因为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每一首都要与相关的出版社、作者、译者(包括国外的原作者和译者)联系,通过信件沟通、商谈使用协议等,直到他们授予我们使用版权,我们才能够最后确定放入《补充本》中,这些工作很花时间和精力。

       问:已经出版的《赞美诗(新编)》很受欢迎,发行量也很大,为什么还要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与时间来编《补充本》呢?

       罗:首先,在事奉中,有时候要找到一首适合讲道题目的诗歌比较难。其次,在这20多年的时间中,海外出版了很多好的诗歌,我们《赞美诗(新编)》中并没有,如果能将它们介绍给中国的信徒使用,对教会的崇拜是一件好事情。还有一些信徒喜爱的老诗歌,《赞美诗(新编)》没有选入,需要放入《补充本》中。

       问:《补充本》是什么意思?主要有些什么样的内容呢?

       曹:我们主要是考虑到《赞美诗(新编)》已经在全国发行了1700多万本,广大信徒已广泛使用,现在如果弃之不用,重新编排,会造成很大的浪费。因此,编委会决定出《补充本》,它是针对《赞美诗(新编)》的不足进行补充,而不是增订。《补充本》所选的主要是适合于会众崇拜用的诗歌,也有一些脍炙人口的海外教会使用较多的诗歌。要求是能帮助信徒的灵命向上,有比较完整的神学内涵和灵性感受。《赞美诗(新编)》没有而教会崇拜需要的,我们用《补充本》填补这样的空白;《赞美诗(新编)》有而不足的,我们在《补充本》中增加相应的内容。本次《补充本》共选诗歌200首左右,其中创作诗歌50首左右。经讨论,短歌和唱诗班所用的诗歌这次不列入《补充本》的内容中,我们以后可能要另外再做专集。

       问:听说《补充本》里有一些翻译的赞美诗,在选择与翻译的时候有什么要求吗?

       洪:《补充本》内容主要按《赞美诗(新编)》的分类。如圣父、圣子、圣灵及教会生活等。《补充本》中我们还加了一些新的栏目,如有关“家庭儿童”的、有关“社会服务”等方面的,我们还选择了一些信徒奋兴类的、灵修生活类的,以及一些与世界和平、环境保护相关的内容。有一些诗歌老的《普天颂赞》就有,现在我们根据需要选择了几首。
       我们编译诗歌的选择有点像大海捞针。我们选择了一些诗歌,但也遇到一些问题:如“义仆耶稣”这首歌,是香港出版的新《普天颂赞》中的一首,主题很好,但却要重译,因为香港地区的语言表达习惯与内地不同(新《普天颂赞》是由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历时12年编集出版的),如我们说“素质”,他们说“质素”。因此,一些歌词需要修订。在翻译与修订的过程中,我们发挥集体的智慧,与大家一起探讨,很多词的最后确定都凝聚了集体的智慧。我们找到了很多好的诗歌,有些是完全重译的。

       问:《补充本》创作诗歌占有很大比例,它们的选用有什么样的标准呢?

       史:从个人来说,我自己没有受过正规的诗歌创作的训练,选稿对我是一个挑战。由于《补充本》主要是在崇拜中使用,因此,我们所选择的稿件是要有一定的神学内涵,在曲调上要易唱易学,适合中国教会的需要。在选稿过程中,大量灵修散文式的稿件让我们觉得为难。现在人的文化素质高了,适合年轻人颂唱的诗歌也是我们需要的。尽管我们收到了两千多件的稿件,但其中的大部分不符合诗歌的要求,最终我们从初选的344首中筛选出了50多首。

       问:新的《补充本》赞美诗什么时候可以出版是很多信徒最关心的问题,请问什么时候《补充本》赞美诗可以与广大弟兄姊妹见面?

       众:目前内容只能说是基本选定,还有需要调整的地方。版权的问题虽已大半解决,但尚有少数还在进行中,剩下的就是做目录、分类工作和大量的校对工作。另外,我们还希望《补充本》的线谱本与简谱本能同时出版,并争取能配上一些电子新产品,使弟兄姊妹能更容易学唱。我们争取明年上半年印刷发行,希望弟兄姊妹继续为这项事工代祷。也希望能借《天风》刊登几首《补充本》中的诗歌以增加大家的了解(诗歌见下页)。

接受记者采访的同工包括:
       罗黎光牧师(文中简称为罗):本届圣乐事工委员会主任
       曹圣洁牧师(文中简称为曹):《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委员会主任
       史奇珪牧师(文中简称为史):《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创作编辑组负责人
       洪侣明老师(文中简称为洪):《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委员会副主任、编译编辑组负责人
       林德桦老师:本届圣乐事工委员会委员,全国两会出版部同工

众:经记者整理后的《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委员会成员的集体发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