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本会动态
全国两会教会治理调研组在广东
2008-07-10 收藏 作者:单渭祥
A+
A-

  为了更好地按三自原则办好中国教会,探索符合中国教会实际的自治之路。根据全国两会的工作安排,由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林志华牧师带队,由吕德志、唐卫民、阚保平等九位同工组成的调研小组,近日在广东省的汕头、揭阳、广州教会进行为期四天的考察调研。本次调研以教会治理为主题,通过实地察看、与信徒同工座谈以及同当地民宗干部会谈,调研组接触和掌握了不少第一手资料。从中不但看到了广东基督教会在教会治理、制度建立、组织健全、抵御渗透等方面所尽的努力。同时也看到了久已存在的一些历史所积淀、新形势下所呈现的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和困难。

  调研组成员风尘仆仆,马不停蹄,四天时间内共走访了四个两会机构和十四处聚会场所。每到一处,都分别与各地两会和堂点的负责同工一起就教会治理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通,一同在主面前祈祷、寻求中国现实处境中教会自治之法,探索各级两会如何更好地在服务教会和治理教会中所能发挥的积极作用的途径和办法。

  广东地处中国改革开放前沿,近年来基督教信徒人数增长较快。省基督教两会除了做好人才培训等工作外,着力注重教会的制度建设和对堂点管理的指导。由于历史传统的延续和现实具备的条件不同,如今广东教会目前存在着各种不同的管理模式。就管理主体而言,主要以两种情况为多:一种是以堂管组织(堂委会、长执会或堂管小组)为主体的教会管理模式。即堂点的财务、人事、教务等权具有相当的独立自主性,当地两会只在思想上、组织上、行政上对其具有一定程度的指导、协调和影响力,类似这种情形在农村比较普遍;第二种情形则是当地两会对下属堂点的人事、财务、教务等进行统一管理,当地两会组织对所在地点具有很大的调节和干预权利,堂点管理组织的自主权受到一定的限制,这类情形一般都在市区或城镇教会。从多年来的经验得知,这二类模式各有其长短和利弊,各自所以存在,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如何扬长避短,寻求更合理模式,发挥有效的教会组织功能,这正是我们此次调研需要思考的。

  在走访中我们发现:在基层堂管组织的力量构成中又至少存在以下二种情况:一是以长执或义工为主体和信徒代表所组成的堂管组织,尤其是在教牧力量相对薄弱或滞后的农村教会,这中情况十分普遍。在这一情形里,教会的负责人(堂管主任或组长) 就是一位义工(或义工长老),即便有专职教牧人员,也只被堂委(或长执会)所“聘”。二是以教牧同工为主导,义工和信徒代表参加的堂管组织,这种情况在教牧力量有一定基础的城镇教会有一定普遍性,其中的教牧人员(一般是牧师)就是教会的负责人(堂管主任),在有几位教牧人员的教会还设立了主任牧师一职。在这样的教会中,长执或义工主要是以配合或协助牧师做好圣工为主。

  以上这些情况的形成,都有其历史的根源和现实的基础,也都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无论哪一种,在营作中都会存在一些“体制性缺陷”。也许我们要追寻的这样一种教会治理体制的远象:它一定是符合《圣经》原则又不脱离中国教会的实际,它由教会历史的传承又有时代之创新,它既有国外先进理念的体现又有中国文化处境之特色。它既能充分体现基督是教会元首之地位又能发扬民主办教精神。而这一美景的形成需要我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孜孜不倦的努力。

  调研组同工们不但参观了一座座新建的教堂,还注意到,广东教会的“软件”建设也在不断跟上。在贯彻执行《宗教事务条例》和《中国基督教教会规章》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例如,他们对全省义工进行统一考试作为日后“认定”义工传道员的重要依据,这些都是在教会治理过程中所作的很好尝试。同时,不少堂点的同工还介绍各自教会的种种规章制度以及由此带来的很好果效。无疑,“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是办好教会的重要保证。

  在交谈中得知,基层堂点中教会治理中存在的一些矛盾和混乱,除了与人的灵性、品德、文化等素质有关外,还与一些不正确的解经和神学思想有关。如有的以“圣灵感动”为名或借口“听神的”而去明目张胆违反规章制度。因此,自传与自治密切相关,神学思想建设任重道远。另外,个别堂点中教会组织力量和威信相对薄弱,取而代之的是某个“属灵长辈”的影响力。这自然由其形成的历史原因,而且在某个时期产生过积极作用。但是,一个健全的教会不能长期单靠某人的人格魅力来凝聚人心或维护安定,而是既要有领袖的身体力行同时又要有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

  短短的几天调研活动让调研组各位同工得益非浅,期间得到了广东省、广州市、汕头市和揭阳市的基督教两会以及省、市宗教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调研组每位成员无不充满感恩和感谢!        


调研组走访广州东山堂


调研组在汕头葛洲堂与信徒座谈


调研组在广东揭阳市两会


调研组在汕头市礐石堂

分享到: